回望2023,图文快印店普跌15%-25%?数码印刷工厂却逆势增长。为什么?

作者:印刷企业家   阅读量: 127

前两天,看到了广东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的最新运行数据。

据广东省统计局统计,2023年1-11月广东印刷和记录媒介复制业(简称“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实现营收1158.82亿元,同比下降8.4%;利润总额51.78亿元,同比下降21.8%。

与1-10月相比,营收降幅收窄0.9个百分点,利润总额降幅收窄0.1个百分点,与全国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两项指标改善向好的大趋势一致。

不过,与全国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进入四季度后的强势表现相比:利润总额由9月结束时的同比下降7.4%转为11月结束时的同比增长0.1%,广东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的压力依然不小。

要知道,以2022年数据为参照,广东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在全国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利润总额中的占比达到21.34%。

三好同学简单算了一下,假如不考虑两年统计口径的微小差异,且其他省份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利润总额同比持平,2023年1-11月,在广东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21.8%的情况,全国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的利润总额将同比下降4.65%。

目前的实际情况却是,1-11月全国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的利润总额不降反增,同比上涨0.1%。

这只能说明一点:除了广东之外,内地其他30个省市自治区作为一个整体,印刷业规模以上企业的利润总额,在1-11月实现了同比可观增长。

三好同学算了一下,这个同比增速达到了6%左右。是不是有些出人意料?

为什么广东印刷企业在2023年面临的压力,比其他地区的同行更大?

有一点不容易忽视:广东印刷业融入全球产业链的程度更深更广,2023年在出口市场承压的情况下,受到的冲击自然也更大更直接。

广东印刷业的情况,就说到这里。接下来,三好同学想说的是:2023年,有些令人困惑的图文快印和数码印刷市场。

图文快印店普跌15%-25%?

2024年一开年,接连参加了两场以数码印刷为主题的活动。

与圈内老板聊起2023年的收成,情况有些出人意料。

一位专注图文快印行业咨询培训的朋友,告诉三好同学:图文快印店销售普跌15%-25%。

这个数字着实让三好同学有些惊讶。虽然2023年经济大环境不是太乐观,但作为数码印刷,乃至整个商务印刷市场的末梢,在疫情之下的2022年连正常开门都难的图文快印店,理应有所恢复增长才对。

困惑之下,三好同学又请教了几位懂行的朋友和冲锋在一线的老板,得到的回答多是:靠谱或基本靠谱。

当然了,市场压力再大,也不可能所有的企业都同步。销售有下跌的,就会有上涨的,即使都是下跌,不同企业的跌幅也会有大有小。

可多位朋友、老板都说这个数字靠谱、基本靠谱,说明确实有不少图文快印店在2023年出现业绩下滑,幅度还不是太小。

在各种线下活动恢复举行的2023年,为什么很多图文快印店感受到的寒意比2022年更大?

这其中,有一种可能是房地产市场的低迷。主要依托于房地产行业的建筑图文、招投标文件,是图文快印、数码印刷市场的主力产品之一,有的企业甚至以此为主业。

可在恒大、碧桂园等一干房地产巨头纷纷暴雷的2023年,建筑图文市场出现了断崖式下滑。

有老板表示,建筑图文业务量出现腰斩,还有的表示降幅达到百分之七八十。

显而易见,以建筑图文、招投标文件等为主业的图文快印店,在2023年不会太好过,销售下跌15%-25%不算稀奇。

此外,名片、单页、宣传画册等商务印刷类需求的趋势性下滑,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因预算收紧采购需求减少,也可能是影响图文快印需求的重要因素。

不过,这里面还是有令人困惑之处。

三好同学跟一个造纸圈的朋友聊了聊。他说,2023年复印纸的销售量并没有下滑,铜版纸销售量还有不错的增长。

复印纸主要用于复印、打印,图文快印店是消费主力;铜版纸大部分用于商务印刷,很多商务印刷类订单也要通过图文快印店流向印刷厂。

假如复印纸、铜版纸销售量真的没有出现大幅波动,基本上可以说明图文快印、商务印刷市场的需求总量保持平稳。

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很多图文快印店还会遭遇大幅销售下滑?

这里面,就有了另外一种可能。

在需求总量基本稳定的情况下,图文快印店的订单被其他渠道所分流。

比如,最容易联想到的淘宝店、拼多多店,对线下渠道的挤压、

再比如,在线云打印作为一种新型业态悄然兴起,相对图文快印店,它们的报价具有显而易见的优势。

此外,由于疫情带来的家用打印机的快速普及,以及链家、我爱我家等房地产中介推出的免费打印,甚至还可以送货上门的服务,多少也会分流一部分图文快印店的零散业务。

也就是说,需求可能还是那么多需求,但订单的流向发生了改变。

数字印刷工厂业务向好

在不少图文快印店销售下滑的情况下,还有一个看似矛盾的现象引人关注:圈内多位老板都反映,2023年数码印刷工厂的生意大多很不错。

按照惯常的理解,数码印刷工厂多数为图文快印店提供生产加工服务,图文快印店销售下滑,它们的订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可市场就是这么奇怪。这背后的原因又在哪里?

在三好同学看来,这首先需要从数码印刷工厂的运营模式说起。

数码印刷工厂落脚于“工厂”,说明生产是其主要职能和优势所在。在以图文快印店为末梢的数码印刷、商务印刷产业链条上,数码印刷工厂与图文快印店作为“产”、“销”两端确实也有紧密的合作。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与部分定位于纯粹提供生产加工服务的商务印刷厂不同,数字印刷工厂大多也有自己的销售部门。

在为图文快印店提供加工服务的同时,它们还会自己直接去开发对接一些终端客户。比如,拥有明确印刷需求的学校、教培机构和企事业单位等等。

在这个层面上,数码印刷工厂与图文快印店之间就不仅有合作,还会有一些竞争。

所以,数码印刷工厂的订单是从哪来的?

除了一部分来自图文快印店委托的代加工产品,还有一部分是自己直接开发的。而后一部分订单,原本很可能要经过图文快印店,现在却被去中介化了。

这样一来,图文快印店销售下滑与数码印刷工厂生意向好,是不是就不矛盾了?

不仅不矛盾,相互之间还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

对数码快印工厂来说,即使当前图文快印、数码印刷、商务印刷市场需求没有太多增量,甚至有所下滑,只要能从存量市场中拿到足够的“蛋糕”,销售量就可能实现增长,小日子还可以过得不错。

问题是:在对有限需求和订单的竞争中,数码印刷工厂为什么能占据优势?

道理很简单。配备了大型生产设备——以高速喷墨轮转印刷机和其他大型数码印刷机为主的数码印刷工厂,在生产效率和生产成本上,相对图文快印门店具有压倒性优势。

这种优势在面对客户时就会转换成为更具竞争力的报价,如果没有自有产能或只有一些小型生产设备,图文快印店如何与数码印刷工厂竞争?

三好同学注意到,那些表示门店销售还在增长的老板,大多同时拥有数码印刷工厂。

正是因为得到自有高效产能的支撑,他们的门店在面对客户时才能给出有竞争力的报价,从而实现业务量稳中有升。

销售为王,还是生产为王?

实际上,作为一种新业态,数码印刷工厂的涌现,不仅对图文快印店的业务产生影响,还会截流一部分原本可能流向商务印刷厂的订

道理也很简单。在数码印刷工厂崛起之前,图文快印店的很多订单同样需要委外加工,那时候商务印刷厂是它们为数不多的主要选择。

现在的数码印刷工厂,在规模和产品种类上还难以与大型商务印刷厂媲美,但在部分数码印刷类产品的生产效率和成本方面,却并不处于明显下风,何况它们大多还具有就近服务的优势?

回想这些年图文快印和商务印刷市场的发展,三好同学发现这是一个产业生态快速重组的过程。

比如,随着数码印刷设备的大型化和合版商务印刷厂的出现,图文快印和商务印刷市场越来越呈现出产销分离的发展趋势。

只不过,在数码印刷工厂出现之前,图文快印店和商务印刷厂大多各安其道,一端强调销售,一端专注生产,合作远大于竞争。

尤其是,部分大型商务印刷厂远在中心市场数百公里之外,为了维护图文快印店渠道的稳定性,它们会主动放弃与终端客户的直接接触。

数码印刷工厂的涌现和壮大,为图文快印和商务印刷产业生态增添了新的变量。

相对图文快印店,它们具有更强的生产能力;相对商务印刷厂,它们更贴近终端客户。

在产销并举的商业模式下,数码印刷工厂的崛起一定会带来图文快印和商务印刷市场需求和订单的重新分配。

在产业生态重组的过程中,到底是直接面向客户的销售端,还是掌握产能的生产端更有优势?

通常而言,都是得客户者得天下,销售端更具优势。

然而,在销售端高度分散,又具有显著定制化特征的图文快印和商务印刷市场,情况有点不太一样。

由于可选择的供应商很多,迁移成本又很低,客户很容易在不同的供应商中进行重新选择。

然而,无论客户怎样选,它手里的订单最终都要落地生产。

这时候,掌握产能,实际上也掌握最终定价权的工厂,显然就比仅具有销售能力的渠道商更具优势。

因为手里的订单越多,需求越大,客户向上寻找终端工厂的意愿也就会越强烈。就像产销合一的工厂,更愿意自己面对终端客户一样。

在三好同学看来,这就是近年来数码印刷工厂快速崛起,日子过得还不错的主要原因。

从另外一个方面,这也给图文快印店的老板们提了一个醒:在产业生态快速重组的今天,如何重新定位门店的产品和价值,从而在产业链上继续占据有分量的一席之地,已经成为需要重视的课题。

就到这里。最后,还是祝各位老板好运吧。